这个冬奥会冠军最让人意外

  作为冬奥会的三朝元老,这大概是范可新的最后一届冬奥会,面对镜头,她说,“大家每天下冰时,嗓子里都带着血,在国家队12年,感谢队友、教练,这一刻,一切都值了。迫于无奈,父母将哥哥留在了老家,带着小可新,踏上了茫茫的未知路,一家三口揣着仅有的300元钱,到了七台河。”后来,一位邻居阿姨见小可新长得瘦弱,就带她来到了体育场运动,正巧遇到短道速滑教练马庆忠正带着队员们训练

  相比谷爱凌“天选之子”的成长故事,有另外一个普通女孩的故事小编更想和大家聊一聊。

  29岁的范可新,28岁的武大靖,两位老将相拥而泣,千言万语化作一个拥抱。

  “大家每天下冰时,嗓子里都带着血,在国家队12年,感谢队友、教练,这一刻,一切都值了!”

  那个和父母蜗居在7㎡地下室,连冰刀都买不起的小女孩,终于破茧成蝶,圆梦奥运……

  1993年9月19日,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勃利县的一户贫寒之家,小女儿呱呱坠地。

  迫于无奈,父母将哥哥留在了老家,带着小可新,踏上了茫茫的未知路,一家三口揣着仅有的300元钱,到了七台河。

  2000年的东北三线小城,物价对于这个贫困的家庭已是不可承受之重,几经辗转后,他们终于找到了一处栖身之所。

  那年的除夕夜,小可新想吃饺子,可天寒地冻,修鞋没生意,兜里已经没钱了,最后,是好心的邻居端来了水饺。

  家里条件虽苦,但父母对孩子的爱却并不少,小可新从小活泼好动,父母看到别的女孩都学跳舞,也咬咬牙给女儿报了名。

  可刚学了一周,可新就说什么都不学了,妈妈疑惑打听,才知道原来舞蹈班要收150元服装费。

  孩子的懂事拧疼了父母的心,夫妻俩商量为女儿凑服装钱,但可新却倔强摇头,“我肯定不学了!”

  后来,一位邻居阿姨见小可新长得瘦弱,就带她来到了体育场运动,正巧遇到短道速滑教练马庆忠正带着队员们训练。

  年复一年,可新在艰苦的训练中长大,“不用我招呼起床,特别自觉。有的孩子练到了5点就走了,可新却说,妈妈我再多滑几圈,3圈5圈10圈的……就想多练会儿。”

  “下午1点到3点上课,3点到5点训练,再补习功课,6点回家吃饭,倒头睡觉。一年年,就这样坚持下来。”

  一天晚上,母亲在给女儿换衣服时惊呆了,可新的胳膊、腿上磕得青一块紫一块,双脚多处磨破皮结了痂,有些地方已经化脓。

  可新抹着眼泪说:“刚才量尺的老师量错了,我跳的比他量的远,我平时跳的都挺远。”

  闺女要到省城去训练了,可新的父母可犯愁了,家里太穷,几乎拿不出像样的衣服。

  这些年,可新放学路上常陪着母亲捡废品,她身上穿的,就是母亲从废品站捡的裤子,洗干净后又重新缝补……

  但就是穿着这条从垃圾箱里捡来的裤子,她获得了全国小学生短道速滑比赛的500米、1000米、技术滑等多项第一!

  一位在工商所工作的孙女士,走进了可新家,“住在半地下室,吃饭都没有像样的碗筷,用的是茶缸,更别说饭桌了。”

  看着坚韧不拔的孩子,孙女士回家和丈夫商量,每月从有限的工资中挤出100元资助可新,还想方设法帮范爸爸的鞋铺办理了营业执照减免手续……

  后来,小可新渐渐明白,滑好冰可以进冰雪分校,再进省队、国家队,可以代表国家参加世界比赛,获得金牌不仅能为国争光,还能得到奖金改善家里的生活条件,不再让爸妈那么辛苦……

  2008年1月,全国第十一届冬季运动会开赛,此前被教练们寄予厚望的范可新,一无所获。

  那段时间,她常感头晕无力,腿使不上劲,但好强的她从没提起,一直咬牙坚持。

  范可新不服气,想要证明自己,她扶着门框,逼爸爸骑到自己背上,做了几个蹲起后,又让爸爸再扛上一袋大米。

  “我滑了这么多年,如果半途而废这辈子就完了!国家青年队的入队通知已经发到教练那里,我将来一定能进国家队,我还要夺金牌,求求你们,让我练吧……”

  当马教练赶到,可新妈已经哭得说不出话,可新一个人躲在卫生间,边哭边喃喃哀求着:“我要滑、求求你,我一定要滑。”

  诊断结果出来了,范可新被确诊重度青春期缺铁性贫血,原因:长期营养不良+超负荷大量训练。

  治疗结束,范可新被马教练接到了自己家,配合药疗加食补,终于一天天恢复了……

  但范可新是个特别有韧劲的人,她咬紧牙关,不断增加训练强度,在教练悉心指导下,进步迅速。

  同年,加拿大蒙特利尔世界杯,她和队友周洋、刘秋宏、张会夺得女子3000米接力金牌,成为了世界冠军。

  2011年英国谢菲尔德短道速滑世锦赛,17岁的范可新摘得女子500米金牌,并与队友配合又在女子3000米接力获得金牌,一战成名。

  2014年世界杯盐湖城站,她夺得500米金牌,并刷新了王濛保持多年的世界纪录。

  2017年,世锦赛女子500米决赛里,范可新克服最外道起跑的不利条件,比赛后程完成超越并以43秒605的成绩为中国队夺得金牌……

  曾经,因为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,中国短道速滑队一度处于“青黄不接”的状态。

  “我等待这块金牌太长时间了,我永远相信团队,从我进入国家队的那一天起,我就永远相信我的队友,相信团队的力量。

  我在国家队12 年了,首先我要感谢国家。我们每天训练都是拼的状态,下冰的时候嗓子里面都是带血的。这一刻,我觉得我们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!”

  北京成功申办冬奥会后,各地的硬件设施逐渐地多了起来。就连过去可望不可及的室内标准冰场,也已经在全国各大城市搭建了起来。

  国家体育总局数据显示:截至2021年,全国已有654块标准冰场和803块室内外各类滑雪场,参与冰雪运动的人数已经达到了3.46亿。

  北京申办冬奥会时“带动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”的目标,正在成为肉眼可见的现实。

  “是骨头肿了的轻伤,是不能下火线的战场。每一刀都无比重要,每一枪都全力以赴。拼,从来不是说的,实干才是硬道理!”